2016年就这么过去了

本文由 chenliang 于 2017-10-31 17:49 发布在  杂谈    

   今天28日。2016年的12月28日。农历十一月三十日。

       刚刚在每天必需完成的事上又打了一个勾——躲到厕所里扭了一下腰,今天的第二次扭腰任务,小说也写完了两章多一点点,也给女儿买了玩具了,总算任务完成的还可以的。

       从外面回到办公室的状态,瞬间萌化,我竟然有种哭的冲动,不知道为啥。估计是午觉睡不好的缘故,眼睛的过渡没来得及转换,只能用眼泪洗刷一下。

       昨晚跟着黄先生,蹭了他好友的一顿酒。先是去了一个稍微高档一点的酒吧,结果缩回来,嗨吧不是我们所想要的地方。武汉seo转了另外一个酒吧,转了老板,和以前的味道不同了,没有长岛冰茶,但是还是一杯一杯酒下来,黄先生说我能喝,其实,所有的声音已经开始在我的耳边无限扩大空旷,只是还有那一份所谓的清醒。他们聊他们的,我看着电视喝着酒听着。偶尔插句话。

      其实挺没用的。我说,单位新成立的那个办公室我挺想过去的。主要是想换个岗。换个环境。黄先生让我毛遂自荐。我却怯步了。没有身份的人。游走在系统边缘的人。拿着这么丁点工资待遇的人,为什么。就像,我用家庭为借口,尽管再多的抱怨,我也没有勇气跳出。

      好吧,说说2016吧,总要为2016划上个句号了。

       2016。我的2016。还是一片模糊。所有的时间界限还是记不清。武汉seo这份2016札记该怎么写下呢。

12月的运动“黑”。

       单位的篮球赛。单位内部的运动时间。两次我都成为了这些活动的“受害”者。新伤旧伤还没痊愈,还带着疼痛。其实,我是挺喜欢运动的,只有有机会,有环境,可是安静的我以及两次运动事故,总是被禁止去参加,还要被调侃没有运动细胞的人,其实还是蛮心伤的。

11月的“生日月”

      生日有点落寞,还是没有期待的朋友的礼物。我是挺想收礼物的。只是这个年龄已经无法开口伸手要了。很喜欢的11月。和娓小娓去了趟广州,说走就走的出行。愉快的开始,美好的结束。

10月的开始与美好。

      女儿这个月去了早教。很多事情都慢慢地变了一种方式。我和黄先生去看了奶茶的演唱会。

9月的意外。

     因为一部电视剧,疯狂地陷入了花心怒放的状态。

     乔的离去。对那个圈的无法理解。

     昌少回来的一天半两夜的聚会。只是多了一个不太喜欢的人在。

    《七月与安生》意想不到的马思纯和周冬雨。

     无钱的日子继续。

8月的起起落落。

     美好开头。中间伴随时不时的工作上的灰心丧气。在朋友相聚时开心地吃喝玩乐。还经历了一次地震。

7月的乱七八糟

      事情很多。心情也复杂。周而复始地,糟糕美好形式切换。

6月到1月的纠结。

     生活上的。工作上的。身材上的。钱的问题。

       我想,这个期间最大的变化,是挺喜欢的一位领导的离开。我的工作状态从最初的被看重又沦回了自生自灭的毫无头绪和毫无倚靠。

       2016。还是原来的那份工作。实现了一个愿望。和朋友的每次相聚都是快乐的。文字也写多了。小说也写到了69章了,将近15万字。

       还是努力地为自己的身材管理做着一点点的努力。

       和黄先生拌拌嘴,继续甜蜜。

       还要谢谢朋友们的所有帮忙和周转。

标签: 2016

发表评论:

网站首页杂谈网站地图留言建议关于我们联系我们回力北京SEO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武汉SEO & Themes by 武汉SEO外包